首页 »

韩国一心要申遗的书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19/8/14 8:02:58

韩国一心要申遗的书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据韩联社7月24日报道称,韩国文化遗产厅官员当天透露,9座分布在韩国各地的朝鲜王朝时期(1392年—1910年)儒家书院遗迹将代表韩国竞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韩方计划明年1月提交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于2019年作出决定。

 

消息一出,网上就炸开了锅。联系到韩国此前对端午祭、暖炕、书艺等与中国文化有交集的项目的申遗,有网友慨叹:又被抢先一步了。如果说端午祭、暖炕可能还有韩国自创的成分在内的话,儒家书院可谓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造”。

 

在中国古代,书院是独具特色的文化教育机构。从唐中叶开始至晚清教育改制,书院作为一种主要的文化教学组织延续了一千多年之久。在这千余年的发展历程中,儒家士大夫以创建书院培养人才、创新学问,创造了具有人文教育特色的书院文化,书院可谓是传统高等教育的重要载体。1901年,书院改制,渐渐淡出历史舞台。对此,胡适先生曾经感慨过:“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事。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日。”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院长、中国书院学会会长朱汉民曾撰文指出,书院作为一种成熟的教育组织制度,是我国传统教育高度发展的产物。这种文化教育组织的特色,主要体现在继承和发扬古代私学教育制度的优长上。与官学教育不同,书院一般自聘山长或教职人员,主持书院者多为名师大儒,能倡导和坚持合乎传统人文教育理念的教学方法与教育制度。“书院聘任山长主要是依据道德修养和学术水平,选聘‘经明行修,堪为多士模范者’。学术大师可自主到各书院讲学,更强化了自主办学的制度特点。书院生徒也能较为自由地流动,择师而从,使独立的学术追求更为便利与频繁。”

 

对于儒家文化而言,书院具有独特的意义。唐宋以后,中国古代的官方教育机构功能窄化,为科举储才成为其主要职能,基本上都不开展学术研究。到了北宋中后期,新儒学家因为无法利用官方的机构研究和传播其学说,于是,民间色彩浓厚、具有相对独立性的书院成为他们的首要选择。书院因此成为宋代以后新儒家学者探讨高深学问的地方。而书院“讲学明道”的办学理念,也正契合了儒家文化强调道的信仰必须建立在知识追求的基础之上这一特点。

 

在中国历史上有四大著名书院,它们是岳麓书院 、白鹿洞书院 、嵩阳书院和应天书院。其中,尤以岳麓书院最为有名。魏源、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唐才常、杨昌济、程潜等都曾在此学习,有人曾这样评价:一座岳麓书院,不意间竟成就了半部中国近代史。

 

近年来,在国内掀起了一股书院热,除了民间自办,一些大学也开设了书院。对此,不少学者提出,书院制度有其特定历史背景,在现代完全复制恐无必要。但是,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古代书院文化中确有一些优秀传统值得传承,对这部分精华可以通过现代化转化,使其获得创新性发展,从而进一步丰富我国现代大学文化,使中国高等教育更显中国气派。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